“去他的,干脆全烧光算了”

综合新闻 2020-01-1284未知admin

  原标题:“去他的,干脆全烧光算了”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在文化中,“伊甸”原本是“天堂”的代名词,但在持续的山火下,新南威尔士州南部的伊甸镇,却成为了“”。

  5日,英国《卫报》采访了多名因山火而失所的居民,他们的屋面临被,资源物品耗尽,情绪极为焦虑。但现实情况却没有好转的迹象。对此,一名受访者甚至自暴自弃地表示:有时我想,去他的,干脆一切全烧光算了。

  伊甸镇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最南端,与维多利亚州接壤,在山火以前,它本来是一个美丽的小镇,以渔业和伐木业为主。不过现在,一切都变了。

  5日,伊甸镇的居民在码头上 图自《卫报》下同

  当地时间周六(4日)晚上,由大风引起的猛烈山火,迅速向小镇逼近,且火势没有办法获得控制,当地数百名居民只能在码头上。

  周六晚上,随着大火的逼近,当地渔民马特·普罗科特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上了自家小船,在镇子附近的一个港口避难。在漆黑一片、被刺鼻浓烟包围的中,他们希望等待风暴过去,但狂风袭击着他们,天空中灰尘如雨般落下。

  伊甸码头

  普罗科特表示:“这是,就像一般。”最后,他们和数十人一起,躲在镇上码头的两艘拖船中的一艘里。

  “气氛很紧张,很,你知道这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我们没睡多少觉。这里不仅今天混乱,而且混乱了好几天。我们认为,(在所有日子里)新年前夜是我们见过的最糟糕一天。伊甸曾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地方,现在我们却失去了这么多。”

  另一对躲在伊甸镇码头上的夫妇,则对现实更为焦虑。韦伯和卡班夫妇,原本住在伊甸镇更为南部的尼日斐特山谷,但由于山火的,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家——那是一座有着150年历史的木屋。

  焦虑的卡班和她女儿

  对于现状,卡班甚至有点自暴自弃:“有时候我想,‘去他的,把子和所有东西都烧了吧。’”

  而在接受《卫报》采访以前,她刚接到邻居的电话称,她的屋子仍受到了“余火”的。

  对此,卡班表示:“这真是令碎,拥有这么一座美丽的屋子是我们的梦想,我知道如果失去了它,我会哭。”

  5日,尽管伊甸的居民仍旧选择在小镇码头的拖船上避难,但警方已经开始恳求逃往伊甸北部的梅里姆布拉镇或西部的贝加镇。但那些地方,也并非山火的最佳避难所。

  新南威尔士州科巴戈公上被山火的汽车

  在伊甸北部约27公里的梅里姆布拉,一个疏散中心已经达到了最大容量,沿河甚至出现了许多棚户区。也有不少旅行者,被困在了这里。

  一位叫做罗德尼·萨金特的男子,此前从昆士出发,希望前往新南威尔士州看望自己的父亲。但现在由于山火的原因,他被困在了梅里姆布拉:“这不是我们期待的假期,我们得不到任何电话服务,燃料也快用完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感到很失落。我只想尽快摆脱这种状态。”

  所幸,5日晚些时候,得益于有利的自然条件,当地的消防部门成功控制住了火势,伊甸镇本身仍然完好无损。但是更南部的地区,包括卡班和她家人居住的尼日斐特山谷仍然受到。

  过去的一个周末,的山火还在持续,周六新南威尔士州发生大火,至少有60所屋被毁。不过,周末两天内两州温度下降,还下了一点雨。尽管如此,新南士威尔州州长指出,离危机结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去年12月,维多利亚州马拉库塔小镇上空因山火呈现出血红色 图自社交

  卡班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情况必须改变什么,不是吗?我真的,真的希望如此。情况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不过,总理莫里森却屡屡因为救灾不力而广受。莫里森曾因在危机期间到夏威夷度假而受到严厉,虽然他已为此道歉,但显然没有平息人们的。上周,当莫里森来到山火灾区视察的时候,有当地居民当面骂他为“”,还有喊“滚开,你不受欢迎”,与他握手,甚至连消防员也“对他摆臭脸”。

  据统计,自去年9月以来,东部的山火了超过600万公顷土地,仅一个州就有1500栋屋被毁,包括悉尼在内的城市,长时间在雾霾中,数次成为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

  

原文标题:“去他的,干脆全烧光算了” 网址:http://www.waralabapulsa.com/zonghexinwen/2020/0112/266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凤毛麟角新闻网 www.waralabapuls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