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晨、吴忌寒等币圈大佬背后:交易所七大割韭菜套

动漫新闻 2020-01-0982未知admin

  原标题:孙宇晨、吴忌寒等币圈大佬背后:交易所七大割韭菜套

  鲁豫有约:孙宇晨自曝创业经历,曾靠炒比特币,赚了上千万美金

  “我预感到行业将进行一次大洗牌。”(化名)透露,她准备离开币圈。

  新年到来的第二天,银表示将在全国范围开展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活动,主要针对区块链等名义开展的非法集资行为。这距离上次银提示防范“区块链”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仅仅过去一个半月。此前,央行等多部门,、上海、深圳等金融监管机构都就虚拟货币交易所发布了风险提示。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自2019年末以来,全国超过6家新发现的境内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被强制关闭。包括警方破获的BISS(币市)非法集资案。同时,更多交易所主动关停。

  但记者调查发现,强监管下,仍有不少交易所顶风作案,“割韭菜”新套频出。IMO、IFO、双币理财、存币生息、资金盘游戏圈钱风头正劲,背后不乏吴忌寒、孙宇晨等币圈大佬身影;项目方花6万即可自营交易所,币市;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渠道屡禁不止。

  拉人头涉嫌传销

  “以往流行的ICO割不动韭菜了”,曾在两家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担任高管的说,“一个创意割不动韭菜的时候,那就换一个新的创意”。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币圈流行的非法集资方式包括IMO和IFO。

  IMO(Initial Miner Offering)意为首次矿机发行,指首次通过售卖硬件/矿机来发行代币。这类项目已被法律视为违法,因为IMO一般带有传销性质,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返利依据的组织体系。比如去年8月被判定为传销的“购派币”。

  前述形式被监管打击后,一个IMO的新型变种“Initial Model Offering”开始流行。一般来说,每个虚拟币项目都需要经历募资--市场这几个环节,而新型IMO是一个私募平台(币圈私募,一个项目发行的虚拟货币还没有易所之前针对特定投资人,以特定的价格进行募资),能让项目通过不断地私募获得阶段性收益。

  一个名为imoex的团队称正在构建IMO生态平台。该平台涉嫌发币。其全球合伙人招募公告中显示,IMO Token为IMO生态中使用的平台币。平台币总发行量为50亿,其中20亿为合伙人私募,30亿为IMO挖矿。

  “发币超过1个亿已经很多了,50个亿他们数得过来有几个零吗?”不住“吐槽”。

  目前该IMO虚拟货币交易所已经上线了不少项目,部分项目已经进行了33次。

  近日,记者以意向投资者的身份联系上项目客服,该客服称,投资者一个IMO项目的虚拟货币后,的虚拟货币会“锁仓”,也就是不能在IMO交易所卖出,每日会按照一定比例“解锁”,而投资者如果想要尽快卖出,则需要邀请更多的人,解锁励是按照被邀请人的比例,对邀请人被锁仓的部分进行等额解锁,邀请人还会收到“返利”,以虚拟货币形式返回到IMO钱包作为励。邀请的人数越多,邀请人级别越高,级别越高每日解锁的比例和“返利”额越高。

  也就是说,者如果想尽快卖出手中的虚拟货币,以及获得更高利益,就需要“拉人头”。在这种机制下,很多者都有动力“拉人头”。

  新京报记者被客服拉入IMO推广群后,不少群中“老人”发送来二维码,并表示“一定要用这个二维码,我才能拿到解锁励”。

  群中还有投资者自称是“学生”,正在学习虚拟币的投资方式。

  “人员分三层结构,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返利依据的行为涉嫌传销,如真的涉及在校大学生,将会引起不良影响,必须谨慎对待。”中国银行研究会理事肖飒表示。

  跟IMO同时流行的方式还有IFO(Initial Fork Offering),首次分叉发行,指通过分叉比特币等主流加密货币生成新的代币。本次流行的IFO模式蹭的热点是Libra,赌的是上线时间。

  记者通过IMO推广群结识的一位投资者给记者推荐了一个IFO项目。名为CoinFLEX的交易平台在2019年10月该项目的预售,已登记IFO参加者能以价0.3美元购买Libra合约。Libra合约价格代表投资者认为Libra会在2020年12月31日合约结算前上线的机率。比如,投资者若认为Libra有80%机会在合约结算前上线美元买入Libra合约。而Libra成功在合约交割前上线%价格得到Libra。如Libra未能上线,投资者将不会得到任何回报。投资者可以选择做多和做空Libra合约,反映市场对Libra的预期。

  “我有Libra的内部消息,我自己就投了60万,你跟着我做空就对了。”该投资者这样鼓励记者。

  双币理财被监管点名

  背后吴忌寒隐身

  2019年12月27日,证监局发布的进一步防范虚拟货币交易活动风险提示中,交易所推出的双币理财和零息借贷两大理财业务被点名。

  “近期,伴随着区块链技术宣传推广,虚拟货币交易活动在境内有死灰复燃迹象,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面向境内居民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通过数字货币抵押推出零息借贷、双币理财等项目,严重违反银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风险的公告》,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经济金融秩序。”风险提示中表示。

  本次被点名的双币理财是由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平台Matrixport首创,在2019年10月23日上线。双币理财根据“挂钩价”判断结算方式,两种虚拟资产中的其中一种获得收益,例如 BTC/USDC 双币理财,挂钩价为“8000 USD”,当 BTC 市场价低于 8000 USD 时,将以 BTC 计价结算,收益更多 BTC;当 BTC 市场价高于 8000 USD 时,将以 USDC 计价结算,收益更多 USDC。

  Matrixport背后是第一大矿机制造商比特。比特联合创始人、Matrixport首席执行官葛越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吴忌寒和比特本身都是Matrixport股东。

  2019年11月,Ufex交易管家也推出了第U宝-双币理财产品,据其介绍,该理财产品预期收益120%,“突破业内同类产品的收益率新高”。

  本次被点名的另一项借贷业务,Matrixport也有布局。官网介绍,用户可以质押BTC到Matrixport(BCH、ETH、LTC等币种陆续上线),获得稳定币、法币流动资金,用于购买矿机等支出。

  值得注意的是,不止比特一家盯上了虚拟货币理财。OKex、币安等虚拟货币交易所在近期都集中推出了多个虚拟货币理财产品,其原型酷似传统金融市场的余额宝、指数基金等。

  在类活期理财产品中,用户可将闲置的虚拟货币资产转入类似余额宝的产品。OKex推出了“余币宝”、币安交易所推出了“币安宝”。

  另一个火爆的理财模式为“staking(存币生息)”。币安的“币安宝”、Gate的“理财宝”均有相关服务。与其相似的是存币分红,类似于传统股票市场的分红,以FCoin为代表。

  虚拟货币理财可能会遇上暗箱操作、交易所跑等风险。

  (化名)曾投资了称存币生息,但目前已无法提币,被判定为跑的Plustoken,损失了5万。

  他对记者透露了Plustoken的诸多“套”。

  “首先,吸引投资者的就是通过低买高卖称高达30%的收益,所谓‘搬砖套利’。但实操中,各交易所之间的币价差很少超过15%,加上还要消耗手续费,很难套利。”那投资者怎么赚钱呢?他透露,其实离不开拉人头,Plustoken在机制上鼓励发展下线,拉人头得分红,“这种传销方式其实赚的就是后加入者投入的资金”。

  “新加入者的钱不足以支付后面人的金的时候,整个项目肯定就会。这类项目比的就是谁跑得快。”说。

  实际上,除了Plustoken,波点钱包和称规模前20的交易所IDAX的钱包资金盘均已跑。

  “高收益、拉人头作为噱头的理财产品就是交易所用来圈钱跑的项目”,表示,“又不是做慈善,怎么会让你赚那么多”。

  游戏疑为变相ICO

  孙宇晨被割1亿波场币?

  谁能想到,孙宇晨也被“收割”。

  2019年12月23日,Just.game的菠菜游戏(即游戏)独家发行于波场TRON。Just.game曾获得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在推特和微信群里多次宣传,一次直播中,孙宇晨还展示了自己将用来参与游戏的1亿枚波场币。

  礼物盒是Just.game独特的Token模型。据DappReview发文称,Just.game的玩法简单说,是一款关于买盒子、开盒子、升级盒子的区块链游戏。

  知名团队加上孙宇晨的宣传,使得该游戏上线之初就获得币圈高度关注。该游戏上线 万美元。

  但该游戏被视为“上线即”, 在交易量超1亿枚TRX后,后续入场的新玩家基本都是参与即亏本,进场越晚,亏损也不断增加。如果孙宇晨正如他所说的投资了一亿波场币,按照他入场的时间推测,这一亿也被“割”了。

  实际上,波场与众多类DAPP(去中心化应用)关系紧密。“波场”公链上运行的DAPP不乏类应用。

  在看来,这类类游戏就是变相ICO,跟游戏本身关系不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除了一开始涌现出的加密猫等区块链游戏,后期出现的竞猜类、传销类、庞氏类游戏实际上都跟游戏没什么关系,而是打着区块链旗的高风险资金运作。

  竞猜、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游戏占比更高。DappReview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1日,竞猜类DAPP数量最多,达299个,带有传销和庞氏投资性质的风险类DAPP数量达32个,两者合计总数为331个。而线成。从日交易额看,当日排名前十的DAPP几乎被竞猜类游戏包揽。

  上线空气币可获利超亿

  满币、牛顿疑似存空气币

  市场比较熟知的套是空气币。“交易所上空气币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曾给多家交易所提供“市值管理”服务的蔡勇(化名)表示,一是上新币会为交易所带来一大批真实的用户,二是交易所收取项目方的上币费和后续的交易抽成是很诱人的。

  他以上线多个空气币而广受争议的交易所BIKI为例,项目方会一次性给交易所支付70万-80万上币费。根据BIKI周报,2019年4-5月每周平均上线个新项目,按照一年上线个新项目推测,BIKI会一次性收取项目费近3亿。

  “一本万利的生意为什么不做呢?”蔡勇说。相比于一线交易所,三四线的小交易所上空气币更加。

  蔡勇称,目前用户主要通过一线交易所购买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小的交易所主要是靠上空气币收割用户。“其实用户心里也清楚买小交易所上的币风险高,但是他们愿意赌一把。毕竟有人曾经赚到过100倍。”OKex等大型交易所也曾上线过空气币,不过发现后及时下架。

  蔡勇透露,不少交易所默认空气币的发行。

  大型交易所前高管表示,这些空气币的项目都是千篇一律的,可以聘请第三方写手团队,高峰的时候一个可能值20万,低谷的时候只需5000元。“反正都是模板,区块链就那几个技术,所有的币技术都是不离十的。场景都很容易虚拟。”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此前的BIKI、抹茶存VDS、CXC、VBT等空气币,用户超500万的老牌交易所满币网,一度成为全球第二大交易所的牛顿交易所也疑似通过空气币、资金盘对用户进行多轮收割。

  以满币网上线的BABA币为例,去年8月19日,曾有1000万Token进入4e1f结尾的地址,然后在8月28日,其中998万枚Token被转移到后缀为“9dff”的地址,这个收币地址是满币网的钱包地址。12月22日,BABA币从最高1.5USD高点跌到0.04USD,跌幅高达95%。

  牛顿交易所曾凭借“只涨不跌”的币价获得币圈关注,其“UPOS交易机制”,要求用户在刷量的同时也“刷价”。用户可以把自己的虚拟货币转入解封区,币价会上涨10倍。但用户的货币是被冻结的,只有在“解封区”反复买入、卖出,才能解冻。而用户刷单时,买入的价格必然比上次卖出的价格高。实际上,以高额分红为诱饵,利用锁仓流动性,再用刷量解锁让投资者获得静态收益,并利用拉人头、建团队获得动态收益,牛顿交易所资金盘泛滥。

  交易所用“外国户口”

  律师:仍违法

  近期,、上海、东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监管纷纷对虚拟货币交易及虚拟货币交易所“亮剑”。不过记者发现,目前很多交易所和项目方会以主体已在国外对用户强调不存在运营风险。

  实际上,很多交易所将注册地集中迁到塞舌尔、开曼、新加坡等几个国家,包括火币在内的国内不涉币。

  肖飒表示,目前很多发币的项目方相关人员,最常用的套就是“外国户口”、将服务器架在国外,在境内进行“演宣传”将卖币给中国人。但首先应该注意的是,中国不承认双国籍,所谓“外国户口”并不影响规制其违法行为。

  “在我国,如果实际发行人是中国国民,ICO等对象是中国,这类行为被视为违法。”肖飒表示,涉嫌法吸收存款罪、经营罪,而称认识项目方可以拿到“私募份额”,后将钱或币非法占为己有则涉嫌罪。

  “有些项目方说‘我融的不是资金而是虚拟币’,但现实中用来的比特币、以太币具有一定价值,且有相对成熟的定价机制,ICO和变相ICO(IEO)等涉嫌非法公开”,肖飒表示。

  在头部交易所工作的张宁(化名)对记者透露,很多项目注册地虽在国外,但其实都是在国内办公运营,深圳、广东、等地较为集中。包括CITEX、币夫、虎符、CCFOX、DigiFinex、币虎等多个交易所在深圳办公室进行交易所运营。

  根据深圳金融办下发文件显示,已与8家涉嫌开展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企业进行约谈,涉嫌发币企业包括深圳数字奇点科技有限(币看 Bitkan)、深圳开拍网科技有限(星主页明星代币)、深圳行云数字网络科技有限(行云币)等。

  “监管这次抓得很准,你能明显感受到他们常懂币圈的”,张宁表示。在此背景下,多个交易所集中关停和下线。

  项目方和交易所“亲如一家”

  有团队专职“拉盘砸盘”

  观察到,一些空气币项目如果上不了大型交易所,会选择自己开设交易所,“割韭菜和跑成本又低又方便”。

  “目前很多交易所就是靠一两个币,开专卖店呢”。她透露,目前火币、OKex都有所谓的“合伙计划”,6万就可以租用大型交易所的技术,用自己的域名开设交易所。

  “这种方式降低了开设交易所的门槛,使得本身就鱼龙混杂的币圈更加混乱。”张宁表示。

  据记者了解,在整个交易所市场,曾有过半个月倒闭230家的情况。不少类似于86BEX的交易所上线一周宣布破产,而这些平台上线的项目,多成为交易所自己发行的“归零币”。

  即使项目方和交易所不是一家,也“亲如一家”。

  “称I什么O的项目,其实不管是ICO,还是IMO、IFO、IEO,交易所多多少少都有利益涉入。” 蔡勇曾给多家交易所提供“市值管理”。

  多位交易所内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易所会要求项目方进行“市值管理”,类似于股票市场的“拉盘、砸盘”。

  曾在头部交易所工作的称,大交易所不会要求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进行市值管理,但是那些上线的新项目被要求必须用买入、卖出做出市值波动,“否则很多项目一上线就没有人买,市值就是一条直线太难看,后续就更不会有人买。”

  蔡勇表示,中小交易所的市值管理把交易所变成“一个大赌场”。如何做市值管理?蔡勇透露,市值管理并不像所认为的简单操盘,新项目的包装和宣传更重要,营销手段必须有创新,业内流行的“共振”等募资方式的热点必须要蹭,圈内评价“题材非常”的项目才会涨。

  “好项目也需要好团队”,他透露,一般成功的市值管理团队会有非常专业的营销型人才,干过传统传销和资金盘、做过微商的“人才”最为抢手。“币圈内市值管理最抢手的人才就是原来做3M国际传销的团队”。

  操盘还需要“严密的计划”。虽然从二级市场大量买入就可以拉盘,但是怎么出货(也就是“卖币”),就要配合项目方的节奏。出货过程中项目方要公布一些利好,比如回购、节点锁仓了、主网上线了,在获得市场关注,大家愿意买入时,市值管理团队就可以出货了。

  他给记者分享了一次市值管理的过程:平台跟项目方合作,安排项目在平台主推,同时在平台电报、微信、QQ群每日宣发,“韭菜的供应”。项目上线后,先以一毛价格,然后迅速拉到5毛,接下来做一个横盘上涨,也就是很缓慢的上升,这时候项目方和交易所就会各自的宣发和资源造势,随着韭菜开始进来,项目方和交易所从5毛开始拉升,在短周期内拉到三块,利用韭菜追涨杀跌的心理,在三块到五块的区间做波段出货,最终砸盘到两毛。这种操作两千万一个月可以赚一个亿。

  用户可通过

  场外交易购买虚拟币

  记者注意到,包括火币、Okex、虎符等多家大型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均上线了“法币交易”,虚拟币卖家多数支持支付宝和,也存在微信支付的情况。

  实际上目前这种做法已被叫停。去年10月,币安CEO赵长鹏表示:币安交易所将上线OTC(场外交易)法币交易,支持微信支付与支付宝购买加密货币。消息一出,腾讯、阿里迅速回应称不支持虚拟货币交易,此后银也多次提示以“区块链”为名义的非法集资风险。

  “交易所受阻于政策,借助场外的点对点交易将法币换成虚拟币,这样未来就可在平台上参与币币交易。”前述高管表示。

  记者在注册成为火币用户后,点击法币交易页面,用户有两个选择:一是一键买币,输入购买总金额,选择要购买的币种,即可下单;二是自选交易,用户可以看到卖家发布的所有订单,包含数量、限额、单价和支付方式,用户可以自行选择。在转款注意事项中,平台提到勿使用BTC等与虚拟货币相关词汇,以防遭冻结。记者随机抽取了2020年1月4日下午火币发布的交易信息发现,在52位卖家中,多数虚拟币卖家的支付渠道为支付宝,达42位。30位卖家支持用交易。同时,也存在微信转账进行场外交易的情况,14位卖家支持微信转账。

  支付宝称,将支付宝用于虚拟币交易,若发现涉及比特币或虚拟货币交易,支付宝会立即停止相关支付服务,对涉及的商户予以清退,个人账户收款处理。两个用户之间涉及虚拟币的转账,如果风控系统识别到风险,也会进行处理。微信也表示,微信支付不支持虚拟货币交易,如发现任何把微信支付用于虚拟货币交易的行为,将予以清退处理。

  近期,在南方沿海地区的一些虚拟货币购买者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被冻结。肖飒表示,这些被封账户者很可能在一些身份信息实名认证“有意无意不严谨”的小型交易所进行了交易,而交易的前手涉嫌洗钱、贿赂或违法犯罪,资金流入了后手的银行账户,为案件,后手银行账户被冻结。

  新京报记者 张姝欣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杨许丽

  

原文标题:孙宇晨、吴忌寒等币圈大佬背后:交易所七大割韭菜套 网址:http://www.waralabapulsa.com/dongmanxinwen/2020/0109/128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凤毛麟角新闻网 www.waralabapuls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