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万达撤资一方背后:诚意十足回归 不料许诺成空

动漫新闻 2020-01-09175未知admin

  原标题:深度-万达撤资一方背后:诚意十足回归 不料许诺成空

  万达撤资大连一方!为重返中超收购千兆或成唯一捷径!

  万达决定从大连一方撤资的新闻,在2020年元旦被。回顾事件,我们会发现,所有的爆料都集中在股权、官司以及帐户方面,未触及本质。万达集团不可能因为150万欧的法律官司,而放弃几十亿的投资,大连一方被冻结的帐户,不是股权不明晰的原因。

  作为事件的另一方,被大连足协托管的大连一方(已更名大连人),始终保持沉默,似乎应证了万达的说法:万达不计成本的投资大连一方俱乐部,从2018年初开始,累计投资数十亿在俱乐部及大连足球发展上,但无法得到大连一方的股权,甚至无法接触到一方的帐户(被冻结),因此,万达无法以目前这种方式支持大连一方俱乐部。

  1994年,万达集团正式入主大连足球,大连万达队在94、96、97、98四个赛季里,夺得联赛冠军,是职业化以后,第一支联赛三连冠的球队;在二十余年前,王健林就创造过拿着两百万现金到室里发金的。

  1999年,万达将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的股份,转让给实德集团,事后谈及转让,王健林接受采访时一度哽咽;2011年,万达集团选择与中国足协达成伙伴关系,花数十亿购买了中超的部分经营权和组织权,而且,还赞助了卡马乔成为中国队主帅。

  2018年初,万达集团正式以资方的角色进入大连一方俱乐部,年初仅在外援的购买上,就达到近三亿币,可以说,万达对于足球的投资,从不苛刻,那么这一次,万达为什么从撤资呢?

  我们来看一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万达与一方:你中有我的关系

  2015年7月,中甲大连阿尔滨投资人赵阳明因为资金问题,无法维持阿尔滨基本,大连一方集团在2015年12月,正式接手大连阿尔滨。

  不论这是一个股权转让,还是股债权的同时接手,牵涉的人,不仅仅是赵阳明,亦或者一方董事长孙喜双。王健林身影在背后出现,政策性的导向也在转让中出现。

  大连一方集团与万达集团,是商业合作伙伴。

  2009年,万达集团、泛海集团和大连一方集团共同投资白山市的国际旅游,万达与一方,是战略合作伙伴。2016年,泛海集团退出,因为环保问题,该出现了拆除情况,2017年,万达将所有股份,转让给一方集团。

  2014年7月和2015年1月,万达集团两次增持百年人寿股份,大连一方是百年人寿的股东;2014年12月,万达商业在港交所上市,孙双喜持有6.3%股份,为万达商业唯一持股超过5%的自然人。

  至此,万达与一方的关系,也不需要多说。万达与一方,至少在2018年之前,可谓肝胆相照,万达两次增持百年人寿股份,正值百年人寿面临亏损而被股东出售股权之时,彼时的王健林,对于百年人寿的增持,等于用肩膀扛着孙喜双。

  2015年12月,当大连一方彻底接手大连阿尔滨之后,带着万达烙印的石雪清担任俱乐部总经理。至于万达集团与大连一方集团在此事中的行为逻辑,大家可自行脑补。在2017年底,一方突然不愿在足球上投资,从2015年开始,孙喜双在各财富排行榜排名开始下滑,资产出现缩水。

  2018年初,万达集团全面接手被足协托管的大连一方俱乐部。卡拉斯科就是万达买来的;最近两年,那支疯狂烧钱的大连一方,背后真正的金主是万达。

  两年之内,情况为何突转直下,让我们来看一看更多的细节。

  150万欧债务、冻户、股权以及被调走的许诺

  2013年1月,大连一方集团以500万欧元的违约金价格,从巴黎圣日耳曼签入时年29岁的纪尧姆·瓦罗,事明,这是一次糟糕的转会,在阿尔滨0-4负于国安一役后,瓦罗被认定为出工不出力,下放至预备队;9月底,瓦罗自行宣布自己有伤休养;2014年1月,瓦罗宣布转会至波尔多。

  在一年的效力期间,瓦罗的年薪是400万欧元,但在双方的合同中,有关于瓦罗肖像权使用的费用。双方撕破脸后,瓦罗一直讨要肖像权。根据2015年12月高级做出的终审判决(阿尔滨上诉被驳回),大连阿尔滨必须赔偿瓦罗肖像费1312000欧元,以及违约金229600欧元。

  大连一方接手阿尔滨之后,法人代表为张家志。2017年,瓦罗继续向大连市中级申请,要求执行2015年高院的判决,由大连一方俱乐部来承担大连阿尔滨的赔偿责任。

  根据瓦罗委托的国浩律师事务所出示的调查资料:自2015年12月判罚生效之后,已向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发出了执行通知书和财产申报令,但大连一方俱乐部履行,对大连一方俱乐部调查后,未发现一方足球俱乐部有可供执行的任何资产;瓦罗再次举证,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系一方集团下属的全资子,且系一方集团设立的一人有限责任。

  一方面,大连一方俱乐部履行生效判决,且无任何可供执行资产,另一方面,大连一方俱乐部正常经营。证明俱乐部自有资产,不能于股东资产。

  因为瓦罗的申请,大连一方俱乐部的帐户,因此被冻结两年半,但此事背后的故事,深挖的意义不大。150万欧元,不论是对大连足球的任何一个投资商来说,都是一个小数字,对于王健林来说更是如此,但当帐户被冻结时,就不能谈及股权;此外,大连一方俱乐部2017年时,也没有任何可执行资产,更谈不上什么股权。

  根据财经透露,时任大连市一位官员,在万达在2018年初接手之时,当时有过许诺,随着这位官员上调内的某工业集团董事长的职位,这个许诺也已经消失了。

  需要指出的是,债务问题导致的大连一方帐户被冻结,与王健林的最终撤资,只有表面的关系。在一团乱麻的大连人足球俱乐部中,万达集团在两年投资后已获得东西,和期望能够得到的东西,是不成比例的,在这个情况下,王健林最终决定离开。

  如果有什么符合王健林的期望的,那就是两个字,许诺,兑现许诺。而许诺人,现在已经不在大连市。也就是说,现在不会有人来与王健林谈许诺,而大连目前的拖字决,最终使王健林爆发,以果决的方式,中止与大连一方俱乐部的联系。

  缕清所有的线索,会发现,这是一个关于足球投资的一贯故事,许诺与投资,债务与判决,梦想与记忆,都交织在一起,悬念故事性十足,但却摆不脱一贯轨迹。

原文标题:深度-万达撤资一方背后:诚意十足回归 不料许诺成空 网址:http://www.waralabapulsa.com/dongmanxinwen/2020/0109/128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凤毛麟角新闻网 www.waralabapuls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