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当戴雷遇到戴雷

财经新闻 2020-01-27196未知admin

  原标题:当戴雷遇到戴雷

  2019年的中国车市是充满了变数、挫折与困惑的年份,对于造车而言,可谓是“惨字”,外部是特斯拉长驱直入,虎视眈眈,马斯克乐不思蜀的独舞背后,是准备对中国“学徒们”实现集体围剿的杀气;在新造车阵营内部,也是集体感受到了创业的艰辛。

  蔚来、小鹏、威马、理想这些在资本市场上如鱼得水,并顺利跨过了交付大关的头部玩家们,依旧没有感受到造车成功的喜悦,反而是不约而同地到了“交付劫”,股价暴跌、市值下滑、财经新闻车主吐槽,一个个坑都无一幸免。

  而对于紧追其后的造车新兵们,更是困难重重。其中,身为人在中国创业的戴雷博士而言,相信肯定是五味杂陈。创始团队的突然离职、C轮并没有如计划顺利实施,量产计划也出现了延后的变数,一个接着一个的意外着拜腾这支创业仅仅四年的造车新兵。

  无独有偶的是,近日,投资了李想的美团王兴抛出了他认为的中国车企未来“白名单”,其中,造车中,他把票投给了蔚来、小鹏与理想这三家均是由互联网背景出身的创业者。

  拜腾造车还有戏吗?是否会“凉凉”?中国通戴雷在中国创业还有多大概率成功?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相同的困惑。

  就在这周,拜腾三度远赴美国参加了电子消费展(CES),展会期间,笔者与拜腾的创始人、 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博士(Dr. Daniel Kirchert )在电话会议上聊了聊,对于C轮、量产车订单以及落地时间这些关切的问题,他也一一给出了回应。

  就是造车面临的最大挑战,今年法兰克福车展上,拜腾官宣,预计C轮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江苏省和南京市旗下产业投资基金,而且一汽集团也已与拜腾签署了投资协议,参与拜腾C轮。

  那么,几个月过去了,C轮进展如何,戴雷首先给予了介绍,他表示,正在处于最后的走流程阶段,而D轮与IPO也正在积极同步开展。

  “C轮现在基本上快完成了,因为审批流程这样的技术性问题还没有百分之百完成,但是会非常快。这次在CES同时启动了下一轮,D轮会继续关注海外资本市场。这次C轮也有两家很重要的海外投资人进入,分别是MS Autotech 旗下子Myoung Shin Co.和丸红株式会社。”

  众所周知,过去一年并不是造车的好年景,无论是戴森宣布退出造车,还是电动车起火自燃事故不断,都让很多的热钱对于新能源汽车这条曾经的万亿赛道望而却步。但对于戴雷们而言,也并非都是坏消息。

  2019年,随着国产的神速推进,让特斯拉的股价与市值实现了火箭式蹿升。1月9日消息,特斯拉的股价达到了492.14美元,相比前一个交易日上涨了23.08美元,涨幅达到了4.92%,总市值达到了887.1亿美元。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经超过了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股价之和。

  而作为中国造车的排头兵——蔚来在经历了至暗时刻之后,也于2019年年尾收获了一波逆势行情。去年12月30日,蔚来揭开了其三季报业绩。Q3财务数据大超预期,营收达到18.4亿元币,同、环比分别增长25%和21.8%,超出市场预期的16.32亿元;净亏损25.54亿元,低于预期的29.39亿元。

  蔚来的股价是扶摇直上,一天之内最终收涨53.72%,一天成交了16.58亿美元,股价重新回到了4美金之上。这些都很好地止损了对于新能源产业的认识。

  对于未来,戴雷认为,拜腾仍然是站在大趋势之上的风口。

  “特斯拉在2019年的全球销量已经达到了37万辆,去年上半年,特斯拉在美国Model 3细分市场的销量已经超越了奔驰C级车、宝马3系、奥迪A4加起来的总销量,这是很了不起的,同时也证明了消费者愿意为好的电动车买单。包括特斯拉现在在中国国产,国产Model 3就已经收到了大量订单,这些都是好事,对我们来讲也是好事。”

  02 里程与远方

  从创立之初,拜腾就表示是一家植根中国的全球化品牌,当时我的理解是,拜腾的全球化在于其全球化的人才与全球化的生产布局,同绝大多数的造车新玩家不同的是,他一开始就设立了欧洲、和中国的庞大布局。

  而此时来看,有因必有果,这样比较大的布局也为其在困境之下“另辟蹊径”,2019年就有韩国与日本的两大具有产业投资者背景的巨头参与C轮,而这也使得其在全球布局方面迈出了更远的一步。

  同拜腾全球化布局相呼应的是,对于戴雷而言,最大的变化是变得更忙了,因为他成为了全球“飞行达人”,很多时候都是全球各地出差,谈到过去一年的海外旅途,他此时此刻别有一份滋味。

  “具体的飞行里程我现在还没算过,财经新闻应该不少。当然,美国、去了很多次,还有东南亚、韩国、日本,中东也飞了七八次,应该不少。”

  戴雷自己不断飙升的飞行里程,成为了拜腾不断在全球市场施展的一个小小的注脚。

  全球化的优势除了在方面实现了“雪中送炭”之外,在量产订单和市场容量上也有了明显的体现。根据戴雷透露,目前意向的订单已经突破了6万辆,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海外欧美市场的订单。

  “我们比国内任何一家企业的市场大概大三倍,中国只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左右,美国市场、欧洲市场是巨大的,而且最近豪华电动车的市场在欧洲快速扩张,所以首先我们的市场比任何一家高至少三倍。”

  那么,对于全球化的布局,拜腾这样一家初创是否能够有足够的体系力支撑,是否有足够的体量去消化下这些订单呢?戴雷也详解了其全球化架构的最新规划。

  在他看来,全球化与中国化,实际上并不矛盾,是一枚硬币的两个方面。“我们会高度关注中国市场,这是我们的家,也是最大、最重要的市场。所以组织结构里已经成立了中国市场的销售,是在上海完全运营的。”

  此外,针对不同的市场,也要相应布局相应的资源去铺搭桥。“在慕尼黑有团队,是准备欧洲市场的投入工作的,现在跟欧洲的14个国家的合作伙伴们开始成立我们的销售网络。在硅谷有一个完全的团队,准备在美国和市场的投入。我们的产品是全球化产品,但是真正走到市场,肯定要有自己的组织架构。”

  日本丸红株式会社不仅仅带来的是资金的注入,在业务模式上也对拜腾进行了协同。戴雷介绍,与丸红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储能方面,比如会利用M-Byte的电池技术家用和商用储能设备,并在南京工厂的电池车间进行生产。拜腾还计划与丸红株式会社共同为丸红的太阳能发电站储能系统。

  全球化之前漫漫,但风险与机遇总是并存的。“关注全球市场肯定会更复杂,但是这是拜腾独一无二的特点,财经新闻要做全球化,我们可能比别人速度稍微慢一些,我们现在不是第一家把产品推到市场的,但是这个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是做一个很大、很独特的事情,一个全球化的事情,而且我们要把这个事情做好再推出产品。”

  03 困难成就了我们

  去年我度过两本印象深刻的书,一本是新东方俞敏洪写的《我曾经在崩溃的边缘》,还有一本是创业老兵周航写的《重新思考创业》,这些人在创业过程中的经历的风波、焦虑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么,一位人在中国创业的难度究竟有多难?最新穿越剧比较火,那么,如果戴雷回到四年前,他会对当时刚刚决心创业的自己说点什么小的?

  面对这个有点天马行空的问题,戴雷想了一些时间,斩钉截铁的说到,“我觉得如果再回到四年前,肯定有太多的小地方我们会做得更好或者更快,或者更有智慧。我也认为这些困难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举个例子,我们第一年非常不容易,当时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如果说现在知道这些事情,回到四年前我们可以避免一些这样的问题,但是遇到过这些问题才会变成现在的我们,我们更了解一些创业的事情,更了解的意义,我们的团队更有奋斗力。”

  相信这是作为一位在沼泽里摸爬滚打过的创业者的心里话。这些是曾经坐在嘉里中心的办公室里戴雷们所无法感受到的,也是曾经在宝马、英菲尼迪这样大体系里游刃有余的戴雷们所无法感受到的。

  按照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的话,是“很多时候作为每一个个体,别人跟你说让你这样做,你觉得好像是对的,但是你只有经历了那个的感觉之后才知道我再也不要那样做了。”

  日本管理稻盛和夫曾经说过一句话,“作为人必须在时不逃避而去正面接受,必须让困境成为自己成长的食粮。”经历才是最宝贵的财富,唯有经历才会成长为现在的自己,往往才是创业者最硬核的竞争力。

  2020年不期而至,对于戴雷和团队而言,无疑是最重要的一年,因为量产要在今年落地。在造车这件事上,戴雷与拜腾仍然在上,他们能否成功?这是谁也无法预判的问题,但对于创业这件事而言,持续成为最好的自己,在挫折与意外下仍然不懈,戴雷们正在收获着另一种意义上的“成长”。

  

原文标题:财经新闻,当戴雷遇到戴雷 网址:http://www.waralabapulsa.com/caijingxinwen/2020/0127/968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凤毛麟角新闻网 www.waralabapulsa.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